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无相布施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21|回复: 0

关注底层

[复制链接]

37

主题

374

帖子

1159

积分

网站编辑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59
发表于 2017-1-4 14:34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染香 于 2017-1-4 14:44 编辑

这是六七年前的一个随笔。这阵子满目都是苦难,想起这篇东西。世上苦人多,我们却无以救赎。发在这,唤起同仁们一点点共鸣吧



感受底层




   一、没吃过冰糕的小女孩


  


  因为有事,去一个村子的某户人家。


  一棵老槐树底下坐着一个特别瘦小的女孩,大约六七岁的样子,引起了我的注意,她不跑不跳,就那么安安静静地坐在小板凳上,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远远看着我们,不言语。


  我看着她,忽而想起了大眼睛的“小萝卜头”。


  与一般孩子不同的是,这个孩子不仅面黄肌瘦、不爱说话、不爱笑,好像也不喜欢活动,她一直不声不响地坐着,看大人们在跟前走来走去。


  我从那双黑黝黝的眼睛读出一些信息,这个孩子的智力没有什么不正常,或者还是个很聪明的孩子。


  奶奶看我注意那女孩,就主动介绍:“这是俺二孙女,她娘是个半病子,躺在床上多年了,家里地里什么活也干不了,还常年累月地吃药、累人。她爹当小工,一年虽说也挣个三千四千的,供大闺女上学和养活这老小一家子人,再给她娘买买药,还不够呢,几年前欠的窟窿(外债)到如今都没还完。还得加着班侍弄这三亩地,种这么一点地也没什么赚头,也就赚口吃的……。”


  老人看了看那树下的女孩,长叹了一口气,说:


  “我们这日子着实不好过呢。俺这个孩子从小长到这么大,连一根冰糕都没吃过……。”这最后一句话,让我的心很长时间都隐隐作痛。


  我看过他们屋子里的陈设,果然一贫如洗。唯一的家用电器,是个很破旧的黑白电视。床上,一堆乱七八糟的破被子,里面蜷缩着一个非人非鬼的东西,我却不敢细看。


  临走,我趁着人们不注意,走到女孩跟前,偷偷塞到她手里一张钞票,没等她回过神,就扭头走开了,我不忍心与那么孤苦的眼神对视。


  几年过去了,我一直牢牢记着这个从没吃过冰糕的小女孩,瘦零零的身材,黄飘飘的小辫子,本该活泼好动的年岁,却显出过分的沉重。那分明是了然一个家庭全部疾苦的神情,那双黑眼睛里流露出的与年龄不相称的柔弱、无助和忧郁,让人想起来就是一阵心酸。


  


  二、撒谎的小女孩


  


  偶尔碰到这样一个小女孩。五六岁的样子,一头自然的卷发,在脑后随便绑着个漂亮的马尾辫。胖乎乎的圆脸,皮肤白皙,两只大眼睛黑亮黑亮的,特别有神。


  我却发现她的衣服既不整齐也不干净。


  这并不影响她的活泼快乐。她围绕着大人们的腿不停地唱啊跳啊,跳完了就嘎嘎的笑,笑声很清脆,听起来好欢喜。看见我注目她,就故意歪起头,一副娇憨顽皮的样子。


  我发觉她总是有意无意在我身边磨蹭,跟陌生的我一点也不认生,反而显出格外的亲昵。她一会儿摸摸我的长头发,一会儿又帮我抻抻衣服角,这让我嗅到了她身上的奶味。我看着她可爱,就捉住她胖乎乎的小手,随口问:“你妈妈呢?”她眨巴了几下眼,稍加思索,说:“上班去了!”然后就挣脱我的手,跑掉了。


  后来,她的奶奶告诉我,那小姑娘是她儿子花了两千块钱买来的。


  因为家里条件不好,她儿子三十多岁了也没娶上媳妇,所以就想抱养个孩子将来养老。那女孩子抱来的时候,刚生下半个月,象块砖头那么大,都是一口一口用牛奶喂养大的,她根本从小就没有妈妈。


  我恍然,心情陡然间沉重了。


  好可怜的孩子!她不是在撒谎,她是在编制自己的梦,在那个天真的梦里,她和小伙伴们一样,也有一个上班的妈妈。而现实中,这个人生的缺憾将是她永远不能实现的奢望。


    是谁让这个世界有如此无法补缀的残缺?


  


  三、抢着吃大酱


  


  出去买菜,碰上了好久不见的二牛大伯。


  我问候了老人一声:“大伯,您最近身体还好吧?”


  老人一看是我,站在马路边上就打开了话匣子,数落儿子和媳妇:“那个不孝顺的东西,我明明牙口不好,咬不动生菜和咸菜,他媳妇一个月也不炒一顿菜……,有个邻居看我老吃不上菜,给了我一瓶子豆瓣酱,你说说我这不懂事的傻儿子,顿顿饭跟我抢着吃,这不,一瓶子大酱三四天就吃光了……”


  二牛的老伴多年前就去世了。儿子三十多岁,五短身材,形貌猥琐,也没什么正经职业。所以他们家日子过得很紧巴,加上屋里屋外没人拾掇,眼一望,哪都窝窝囊囊的,因此一直没人给这个儿子提亲。几年前花钱买了个外地媳妇,看那模样也不怎么灵光,也就因陋就简凑合着瞎过。


  我送给他一瓶自己做的大酱,心里却还是不舒服,好久都放不下这事。


    面对世界上诸多的苦难者,我难过的是无法救赎、也无以救赎。


  


  四、早餐吃什么菜


  


  两年前的一个清晨,我们在一个农家院收购优麦种子。


  那父亲帮着搬粮食袋。母亲一直在院子里忙着搓豆子。过了会,大学休假的儿子起床了,妈妈吩咐,把煤泥炉子捅开,在上面捂上几个馒头。儿子答应着。又过了一阵子,儿子在厨房喊妈妈,“妈妈,馒头快好了,吃什么菜啊?”


  母亲没动地方,手也没停,嘴里答道:“砸点蒜。用酱油醋和香油拌一下。”


  说完了,仿佛察觉到身边有我们的存在,有点不好意思,笑着解释道:“两个孩子都上大学,花费很大,好在今年大的就毕业了。家里也没多少进项,他爹当小工,挣不了几个钱,就是这几亩地,卖粮食的钱,一个子也不能动,给孩子们凑学费呢,过几天都就拿走了。哪里还吃得上什么好饭菜……”


  一碟蒜泥或者大酱,在您也许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调味佐料,在普通的农家,却是一道正儿八经的主餐大菜。


  


  五、每年不足伍佰元零用的日子


  


  邻居常老三七十多岁,是个老光棍,无儿无女,一个人住着祖上留下来的大院子。平时给人浇田,挖树坑,挣点零用钱。


  大队干部找老三入五保,条件是将这个院子交给国家,以后一切衣食住行、医药养老,全有国家担负,另外国家每年给1400元的零用钱。全由个人自由支配,不在伙食医药之内。这样的条件对于一个上了年纪没有劳动能力的鳏寡老人来说,应该是非常优厚的。


  我们听说了都为他感到高兴。以后七十多岁的常大伯可以不去打各种零工了。


  但老人的侄子却不同意,原因是,目前村子里的庄基地相当紧张,两个儿子的户有钱盖房还发愁没有庄基地呢,这样一个大院子,卖三万快钱不成问题。显然,一入五保,宅子归公,他侄子就没有权力继承这个院子了。


  老人的一亩多地由他侄子种着,日常给些白面和玉米面,冬天给买些过冬的小块蜂窝煤。钱是极少给的。老人也没有积蓄,平时靠给人浇地或做一些零碎活维持生活,眼看着干活越来越吃力。所以,那日子的清苦可想而知。


  因为无子嗣,一直对侄子一家疼爱有加,此刻见侄子如此强烈反对,也不忍心再坚持,有人提议找个管事的说和一下。于是,老人就借机给侄子提出一个条件,这就是,侄子每年除了给足够的面粉,再给500元钱,也就可以不入五保了。


  这个条件却让我心里难过,这年头物价如此之高,要知道这地方可不是贫困山区,有时候物价比省会都不低,每年五百元的零用,不用说有个灾病,就是食用油、蔬菜、零碎衣物日用之类,能维持下来吗?


  尽管人们都替他担心,可老人还是坚持说,五百元可以维持下来。


  当然最后还是没入五保,那侄子应付的每年五百元钱,却也没兑现过一次。这伍佰元的零用钱已经是如此微薄,如此让人于心不忍了,谁知道连每年五百都没有的日子,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会是怎样的过法。2010.04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服务支持:DZ动力|无相布施-河北省佛教慈善基金会 ( 冀ICP备13002232号-2

GMT+8, 2018-12-18 21:26 , Processed in 0.086514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